#首页 #校园动态 #学校概况 #学生天地 #教师天地 #心语小屋 #党建之窗 #教育科研 #校务公开 #班级天地
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动态 >
 
 
 
 
登录   注册  
校园动态 
东莞中学生遭受校园欺凌敲诈 5个月被对方“强借”18万余元
作者:上江小学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9-02-11 01:00

东莞市第一法院公布2017年十大典型案例

看案例学点保护自己的法律技能

东莞时间网讯(记者 黄澄献)近日,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公布2017年典型案例。其中包括了一起校园欺凌敲诈案件,中学生小华因受到校友小豫的言语威胁,先后向其转账18万余元。另有一起案件,雷先生用私家车从事滴滴运营服务时发生事故,保险公司拒赔商业险部分获得了法院的支持。

这些案件有哪些警示、教育意义?请看其中5个典型案例。

案件一

中学生遭受校园欺凌敲诈

5个月被对方“强借”18万余元

2016年,中学生小华得知校友小毅在学校的名气很大,认为有需要的时候可找他帮忙,于是添加了小毅的微信。几天后,小毅在学校遇到小华,借了200元。此后,小毅以各种理由向小华借钱、要钱,且借的钱也一直没还,小华再也不搭理小毅。于是,小毅通过发微信语音给小华,让小华小心点。

小华心理受到压力,又听说小毅在学校经常殴打他人,有一名校友曾因为没有给小毅钱而遭到了殴打。小华不得已只能主动联系小毅,又被小毅要求借钱。

同年11月19日,小毅再向小华借钱,小华先后从母亲微信转了10000元和5000元,再用自己的微信分别转了4000元和6000元到小毅微信账户内。后来小华母亲发现了转账情况,于是报警。小华从2016年6月至今共给小毅转账59次,共计18余万元。

同年12月18日,小毅到公安局投案,其家属退还了从小华身上所得的所有款项,取得了小华家属的谅解。

法院经审理认为,小毅无视国法,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依法应予惩处。

鉴于小毅作案时未满十八周岁且主动投案,如实供述基本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减轻处罚;案发后,小毅获得被害人的谅解,可对其酌情从轻处罚。最后,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判令小毅犯敲诈勒索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上榜理由:本案中,被告人、被害人均为在校的未成年学生,令人深思的是,在长达五个月的时间里,被害人从未想过向家长、老师寻求帮助。而家长的账户被转走18万余元,都未发现异常。且仅在本案中,就发现被告人校园欺凌至少三名以上的在校学生。

校园暴力需要国家、社会、学校、家庭都积极采取措施,才能最大限度地预防和减少校园暴力事件的发生,共同为广大中小学生创建一个文明和谐的校园育人环境。

案例二

68元祛斑祛痣险遭“毁容”,美容要看机构是否具备资质

市民凌女士到化妆品店处购买除痣产品,在该店进行除斑点痣,并购买点痣修复膏,共计花费68元。店员称7天可修复,但最终却造成凌女士面部多处增生性瘢痕及凹陷瘢痕

使用该除痣产品次日,凌女士发现脸部发热并立即回店咨询,老板娘称“不用担心”。第三天凌女士发现眼睛、脸部已微肿,因未有好转,当天晚上去医院治疗。由于化妆品店在凌女士点痣次日承诺七日内基本没有问题,延误最佳治疗时间。

凌女士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化妆品店向其赔偿医疗费、惩罚性赔偿一倍的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费用,共计9.3余万元。

东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经查证发现,案涉化妆品店实为日用品店,案涉产品均无相关证件及检验合格证明,为冒用厂名厂址的化妆品。案涉日用品店存在销售冒用产品厂名厂址的化妆品的违法行为,并依法对其作出没收、没收违法所得、罚款的行政处罚。

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日用品店为凌女士使用冒用厂名厂址的除痣产品并向其销售冒用厂名厂址的点痣修复膏。日用品店作为销售者,未能指明缺陷产品的生产者及供货者,故应对因该产品给凌女士造成的损害承担责任。因日用品店系个体工商户,其权利义务由其经营者刘某享受承担,故其亦应对上述产品造成的损害承担责任。最后,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判决日用品店向凌女士赔偿医疗费、惩罚性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费用,共计2.2余万元。

上榜理由:使用药物祛痣,实质上属于医疗美容项目,相关的美容机构和美容项目操作人员应当具备资质,而且,使用的药物也应当是合规产品。

本案中,女子所购除痣和点痣修复产品为冒用厂名厂址生产的产品,无任何检验合格证,而美容院及操作祛斑祛痣项目的店员亦无任何资格证书,小小的祛痣却导致面部遭受损失,得不偿失。该案提醒广大美容消费者,一定要选择具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美容机构,并核实提供服务的医师资质。

案件三

下班后遭被解雇员工打伤,法院责令应作工伤处理

吴先生是某公司厂长,2016年6月某天下班后,在工厂门口遭遇被公司解雇的员工鲁某等3人的殴打,致使其多处受伤。这种情况是否属于工伤?吴先生和公司意见不一。

据调查,吴先生和鲁某平时并无往来,不存在私人恩怨。鲁某因被公司解雇心生不满,多次找公司主管、人事部门理论,要求恢复其职位。

事发当日,鲁某多次以打电话、发信息方式向吴先生提出希望能继续留在公司工作。因吴先生答复公司不能满足其要求,鲁某遂纠结其他两名男子意图对其进行打击报复,故发生了案涉暴力伤害。

2017年,吴先生向东莞市社会保障局(下简称社保局)提交《工伤认定申请书》,社保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其发生事故受到的伤害不符合相关条例,决定不予认定或者视同工伤。吴先生对此不服,向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

法院经审理认为,吴先生为公司三厂厂长,其为公司管理人员,对于员工的解聘问题,属于其工作职责范畴。本案中,因吴先生答复其公司不能恢复其职位,继而引发鲁某怨恨,造成吴先生遭受案涉暴力伤害,故吴先生符合职工因履行工作职责而受到他人暴力伤害的情形。最后,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判决撤销社保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责令社保局重新对吴先生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作出处理。

上榜理由:工伤认定行政确认纠纷案件一直为法院受理行政诉讼案件中数量最多的案件类型。实际案件中,工伤认定申请的案情千差万别,其中工伤认定标准的核心问题也关系到各类工伤认定的结果导向。

本案中,虽然当事人受伤时间及地点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但当事人的履行工作职责与遭受暴力伤害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法官从最大可能地保障主观上无恶意的职工因工作或者为用人单位利益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后获得社会保障的权利角度出发,对工伤认定标准的法律法规作出解读。

案例四

私家车从事网约车服务,保险公司拒赔获法院支持

温州市龙湾区上江小学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1-2012
地址:蒲州街道新江路713号 电话:0577-56580700 邮箱:jdc56810832@126.com 邮编:325011